我娶了一只黑猫每晚抱着它睡总会梦见一个漂亮女孩和我造人

发布日期:2021-10-12 22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听到这消息我吓了一跳,我赶紧跑到了村口那,只见那里围了不少人,不时还有几个小孩和妇女跑出人群,脸色苍白的在一旁呕吐,就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又恶心的东西一样。我看了一下,大家的脸色都不好,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恐惧。等我走到人群最前面的时候,就看到刘明的老婆在村口的大树前嚎啕大哭,有几个人在那扶着她,不然她怕是已经哭倒在地上了。抬头一看,正好看到刘明那被吊在树上的尸体,现在我知道大家为什么都露出那样的表情了,因为刘明的死状实在是太血腥太恐怖了。他被一条粗麻绳缠着脖子吊在那,张着嘴,嘴里都是血渍,仔细一看才发现他的舌头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咬没了,眼珠子也瞪得大大的,满是惊恐。还有他浑身上下不少地方的皮都被撕掉不少,露出血淋淋的血肉,四肢也被掰断了,以诡异的方式向下垂着,还别说他这死状和大黑猫的死状还真是一样。我胃里一阵翻涌,差点没忍住吐出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刘明和大黑猫的死状这么相似?这时候不少人开始问刘明的老婆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刘明会死得这么蹊跷。刘明的老婆李梅,一边哭一边说,昨天半夜刘明听到屋外的鸡圈那传来奇怪的声音,再加上这两天村子里家禽惨死的事情,刘明就大着胆子想出去看看究竟,说不定还能抓到闹事的元凶,就提着锄头出去了。李梅因为害怕就没敢出去,待在屋子里等。谁知道刘明出去没一会,就听到刘明惨叫了一声,接着外面就彻底没了动静。她担心得要命就喊了刘明几句,问出了什么事,可刘明没回她。就在她大着胆子想要出去的时候,突然感觉身后吹起一阵冷风,她打了个哆嗦,觉得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。刚想回头,就听到一声尖锐的猫叫声,忽然就眼前一黑昏了过去。等早上醒来,跑到鸡圈那一看,才发现她家养的家禽全都死了,而且头和四肢都不见了,但鸡圈这里根本没有刘明的踪影,只是看到一把锄头掉在鸡圈外。还没等她缓过神来,就听到了刘明惨死在村口大树这的消息。说完之后又大哭了起来,哭着哭着竟然昏了过去,村里的几个妇女赶紧把她抬了回去。村里连续几天发生怪事,现在更是闹出了人命,村长急得在一旁来回踱步。村里人也慌了,不停的问村长该怎么办,要不要报警,让警察来处理。村长皱着眉头想了一会,说道:“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,估计报警也没用,我看你们几个还是先把刘明的尸体放下来带回去埋了吧。”既然村长都这么说了,大家也没什么意见,几个胆子大的就上去把刘明的尸体给放下来抬走了。这时外婆从背后拉了我一下,脸色凝重的让我跟着她回家去,她有话要告诉我。大家也都差不多散了,我就跟着她回去了。回到家里后,外婆谨慎的把门给关上了,皱着眉头一脸神秘。我心里纳闷,问道:“外婆,怎么了?”“报应,这是报应,这下可麻烦了。”外婆摇着头,回道。我问她到底怎么了,什么报应啊,说得我一头雾水的。外婆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继续说道。“为什么这几天村里发生那么多怪事,现在还闹出了人命,而且死状还和大黑猫那么相似,说明这是‘它们’在报复村子。”“他们,他们是谁?”心里疑惑,问道。可外婆没回答我,只是说事情绝对还没结束,村子还会继续再出事的,说不定会越来越严重。她这么一说,我顿时吓了一跳,着急的问她为什么。外婆冷笑一声,说杀死大黑猫的肯定就是刘明,不然他的死法怎么会和大黑猫的死法那么像。我愣住了,难道这几天村里发生的一切都和大黑猫的死有关?“现在要把事情平息下来也许还来得及,只要找到小黑猫,然后我们和村里人好好的跟它认错道歉,请求原谅,说不定看在你两夫妻一场的情面上它会放过我们。”外婆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。这时候我已经意识到那两只黑猫绝不普通,于是追问外婆两只黑猫到底是什么,可外婆就是不愿意告诉我,说我迟早会知道的,现在说了也没用,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小黑猫。话虽如此,可这两天村子里我和外婆基本上都找遍了,但就是没小黑猫的踪迹,现在又该去哪里找。

  外婆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,说道:“你去后山的荒坟那去找找看吧,也许它在那。”后山的荒坟很久以前就有了,听村里老一辈的人说在我们村子建立之前荒坟就已经在那了,不过听说那里阴气太重,时常会有人看到不干净的东西,所以村里的坟地另选了地方,没在那里。所以后山的荒坟那基本上没什么人去,就算去后山也会离那里远远的,都怕遇见脏东西。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情愿,但是为了找到小黑猫,我只能硬着头皮去了,还好现在是中午太阳正大的时候,要是在夜里,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去那。在我出门的时候,外婆给了我一个小罐子。“启明,带上这东西,要是遇上什么怪事就在额头的眉宇之间抹一点。”打开罐子一看,发现里面是黑乎乎的粉末,仔细一看才看出来是锅底弄下来的锅灰。这东西在农村家家都有,外婆叫带着干什么?不过我也没多想,就揣在兜里出去了。大白天的,后山这里依旧很安静,连个人影都没有,沿着小路走进树林里,阳光立马被树的枝叶给挡住了,四周变得阴冷起来,心里开始有些发毛,于是加快脚步想快点走出树林。走了大概十几分钟,终于是走出了树林,来到了荒坟这里。可说来也奇怪,荒坟这虽然阳光好,但感觉还是有些阴冷,阳光就跟没温度似的。荒坟这杂草丛生,许多墓碑都被荒草给挡住了,给人的感觉很诡异。就在我准备进去的时候,忽然听到有人在我身后喊,回头一看原来是五六个村里胆大,年轻力壮的年轻人抬着一副棺材正往荒坟这走来。“李启明,你一个人来这做什么?”带头的张波一脸疑惑的看着我问。看到他们几个,心里也没刚才那么害怕了,就告诉他们自己是来找猫的。他们几个一听,顿时哄笑起来。“都几天了,还没找到呀。”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对他们的嘲笑有些不爽,但也没说什么,就问他们带着棺材来这里干什么。张波说棺材里是刘明的尸体,因为他是惨死在家外面,而且死因不明,所以按照我们的习俗是不能把他埋在我们村里的坟地里的,这样会坏了村里的风水,于是村长就让他们来荒坟这随便找个地方把人给埋了,也算是给他家人一个交代。就这样,他们几个在荒坟边找了块稍大点的空地,就开始忙活起来。有他们几个在这,我胆子也大了不少,就在荒坟里找了一圈,可还是没找到小黑猫,不过奇怪的是,我总感觉荒坟里有人在盯着我看。最后我只好走到张波他们那,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。没一会,他们几个就挖好了坑,正准备把棺材下葬的时候,突然听到棺材里传来几声“咚咚咚”的敲打声。顿时我们都吓得脸色煞白,僵在了原地。咚咚咚的几声十分清楚,我们在场的人都吓到了,要不是现在天还亮着,恐怕我们早就撒腿跑了。“什么情况,难道刘明还没断气?”这时候不知道是谁,用颤抖的声音说了一句。我们都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。看到大家都有些慌了,张波强装镇定,看着刚刚说话的那人骂道:“狗.日的,瞎说什么,他那模样要是还活着才有问题。”想想他说的也是,刘明被吊在村口树上的时候都那副模样了,不可能还活着。但刚刚那响声的确是从棺材里发出来,这又是怎么回事呢?不过响了那几声之后,棺材也没再响过,于是张波就说可能不是棺材那发出的声音,是我们听错了,让另外几个人赶紧把棺材下葬,现在太阳都快落山了。来的几个人本来都是胆子大的,听他这么一说,没之前那么慌了,然后手脚麻利的把棺材给埋了。他们几个的动作极快,估计也是想快点离开荒坟这邪门的地方。埋完之后,简单的立了个碑。这时候,太阳已经落山了,荒坟这似乎比之前更阴冷了不少,感觉一股寒气从地里不停的从脚底往上窜,让我浑身都泛起了鸡皮疙瘩。突然,我又感觉到荒坟里有双眼睛在盯着我看,心里又开始害怕起来。“我们赶紧走吧,天就要黑了。”我看着张波,催促道。张波脸色也不太好,点了点头,带着他们几个收拾了一下工具,就领着我们离开了荒坟。在我们从荒坟那走进树林的时候,我似乎听到荒坟里传来了一声猫的叫声,不过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我也不敢回头,跟在张波身后加快了脚步。说来也奇怪,沿着树林里的小路走,最多十几分钟就能走出树林,可现在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,我们还在树林里走着。“奇怪,我们都走了这么久了,怎么还没走出去啊?”我停下脚步,一脸疑惑的说道。他们几个也发现不对劲,都停了下来。“对呀,我早就想问了。”“我们不会是走错路了吧?”“怎么可能,这树林子又不大,我来过的次数也不少,怎么可能走错。”手机看六合最快开奖直播